【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

【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PlaymobilFunpark

翘课旅程“寻找中世纪骑士30天”进入下半部的德国篇。我们一下飞机就赶搭长途巴士前往Playmobil Funpark的所在地纽伦堡,已经在飞机上睡了12小时的哥俩,在长途巴士上又睡了4个小时,这种随时随地说睡就睡的本事,难道来自传说中的超强吉普赛DNA?经过一番入境、等车、换车、问路、追车、赶路,我们抵达入住的民宿时,大半天又过去啦!好野爸拿出路上买的啤酒:“这可是纽伦堡产的哦,来一杯吧?”

卡萝大姐拿出峇厘岛带来的Seniman咖啡:“天这幺黑、风这幺大,来杯热呼呼的黑咖啡才是王道。”

三帅把房东準备的Playmobil玩具拿出来,根本没工夫问咱:“今天晚餐吃什幺?”

晚餐好吃又便宜不是重点

根据房东的推荐,我们决定走十五分钟去品嚐意大利餐,结账时,卡萝大姐咂舌道:“哇塞,这幺高水準的餐厅,我们六个人又吃又喝,才五十几欧元,比乌布还便宜耶!”晚餐好吃又便宜不是咱来纽伦堡的重点,明儿一早在Playmobil Funpark开门前第一个买票入场玩它一整天才是三帅的目标,好野爸说:“明儿一早呢,我会走路护送你们到Playmobil Funpark的门口,然后我自己搭巴士去参观附近的纳粹集中营。”护送?护送的人应该至少要知道点到点的最佳路径吧?怎幺会在寒风凛冽中领我们到树林里去踩草皮、捡橡果、推牧草、鞋子袜子全湿地迷路咧?

虽说迷路,也不过就是多绕了半个小时的道,当我们走回正途时,好野哥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园区说:“妈妈,我希望今天是星期一到五的其中一天,这样的话,小朋友们就需要去上学,才不会有太多人排队等着玩同一个游戏。”(孩子,你要是能早点儿把这“深思熟虑”用在写数学功课上,你爸爸应该会多活好几年吧?)好野哥是多虑了,这园区的腹地其实很广,除了大型的户外游乐设施,还有一个粉大、粉大的室内用餐+游戏区。要不是卡萝大姐硬拖着我陪孩子们走一圈,我这热带动物才不管冷飕飕的户外景致有多幺“真东西看起来却比假的还假”,一定是从头到尾地窝在温暖的室内用餐区待着一动也不动。

他要自个儿去骑脚踏车!

卡萝大姐一向对“不需把孩子锁定在自己眼皮下,孩子应该从小自个儿到处玩,藉以学习Street Smart”持充满信心的绝对放手态度,我因为没有厚毛皮不耐寒打死也不肯陪孩子们户外跑,所以咱姐儿俩非常有默契地交代孩子们:“三个要在一起玩,不能落单哦!”然后就买了咖啡和比我的脸还大的德国猪脚留守室内沙发区爽爽地过咱“富太太日子”。当然,孩子岂是按照咱设定的剧本长大的?当安杰罗自己跑回室内跟他娘要吃的再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蹤、好野哥说也不说一声就自己跑去玩具售卖区物色猎物、好野弟拿着园区地图跑来问:“妈妈,我要自己一个人去骑脚踏车!我不要跟他们一起!我要自己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去!”时,所有从网络上获得的可怕资讯立马冲上脑门。“嗯……这样啊,万一我找不到你,我总不能跟保安说要找的孩子是整个园区唯三的亚洲小孩之一吧?另外呢,我听说有些小孩被坏人捉走后,会马上被剃掉头髮、换件衣服让人一时无法认出来,可是,歹徒通常无法事先準备恰当的鞋子让孩子换,所以提供鞋子的照片是及时寻获被掳孩童的关键线索,你如果要自个儿去玩的话,就把帅脸和鞋子留下来吧……”

我得说:用手机拍下好野弟的大头与鞋子写真绝对不是因为对他自己去玩的能力没信心,这……完全是在要把新加坡的Kiasu精神,带到全世界去啊!

和比我的脸还大的德国猪脚留守室内沙发区爽爽地过咱“富太太日子”。当然,孩子岂是按照咱设定的剧本长大的?当安杰罗自己跑回室内跟他娘要吃的再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蹤、好野哥说也不说一声就自己跑去玩具售卖区物色猎物、好野弟拿着园区地图跑来问:“妈妈,我要自己一个人去骑脚踏车!我不要跟他们一起!我要自己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去!”时,所有从网络上获得的可怕资讯立马冲上脑门。“嗯……这样啊,万一我找不到你,我总不能跟保安说要找的孩子是整个园区唯三的亚洲小孩之一吧?另外呢,我听说有些小孩被坏人捉走后,会马上被剃掉头髮、换件衣服让人一时无法认出来,可是,歹徒通常无法事先準备恰当的鞋子让孩子换,所以提供鞋子的照片是及时寻获被掳孩童的关键线索,你如果要自个儿去玩的话,就把帅脸和鞋子留下来吧……”

我得说:用手机拍下好野弟的大头与鞋子写真绝对不是因为对他自己去玩的能力没信心,这……完全是在要把新加坡的Kiasu精神,带到全世界去啊!